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赋定乾坤 第四十二话 孤独的少年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0:38

赋定乾坤 第四十二话 孤独的少年

铁犁帝国,剑门山。

时间正是七月初日,中午时分,山上绿荫婆娑,树影处处,时见花圃灌林,更是姹紫嫣红,妆饰奇异,风景显得甚是秀丽。

山风吹拂,让得半山中一片广场上的一群少年男女感觉一阵身心俱爽,但是抬头看看头dǐng上那火热的太阳,心头马上又泛起了一阵焦躁。

山中景色虽好,但若是在这大太阳下被晒了整整一个上午,任谁的心中都好受不了。

只见这群少年都在二十岁以下,总数约莫千人左右,但并没有站在一起,而是分散开来,或上百人,或几十人聚集在一起,中间有十分明显的界线把他们分割开来。

只有一个原本可以容纳二三百人的空地上,此时却只孤零零的站着一人。只见那人是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身材甚是高大壮实,只是却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丐者装束,衣衫虽然褴褛却又给人一种非常容易忽视掉他那衣衫而产生不容xiǎo觑之感;散发披肩,脸上倒是清洗的十分干净,长得倒也算清秀,五官虽不算十分英俊却极为耐看。在少年的背上,一把两丈长,尺余宽的大尺高高矗立,更是让他显得十分的与众不同。

另外的那些少年看着那孤独的少年,眼睛都是微微闪烁,皆因为,他所站立的那块空地,本来应该是空无一人才对,而如今,这片空白却是被他所填补。

如果仔细观看则是可以在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少年前面看到一个个不同的招牌,只见上面写着的赫然是长乐城,阳平城,圣蟒城,龙城,桃源城……等等不同城市的名字,而那孤独的少年前面的招牌上正写着“望江城”三个字。

这三个字在此时的铁犁帝国中正被传得沸沸扬扬,不是因为这个城市出了什么多惊天动地的人物,而是因为这个城市包括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所有人在七天之前一天之间被毁灭殆尽,据説无一生还,包括此次剑宗原本打算在望江城招收的二百名弟子以及剑宗在望江城分殿的所有人员。

此时,却有一个背背高大石尺的少年出现在那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地方,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难。

那少年名叫风劲遒,本是龙城少城主,因为游历归来,怕来不及赶回龙城,故在望江城报名参加了剑宗在阳泉郡招收弟子的考核并顺利通过,却不曾想遇到了铁犁帝国另一个大宗门影刹门对望江城的刺城行动,几死还生,终于逃了出来,成了望江城唯一生还的人员。

此时风劲遒对于别人对他的指指diǎndiǎn全无反应,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里,似乎完全融入了那片天地,但心里其实还是挺悲凉的,这里本来应该是站立着弟子最多的所在之一,却不曾想,如今,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这群少年正是今年剑宗在阳泉郡各个城市招收的新弟子,此时按照各自所在的城市划分好的区域集合在这里,等待着剑宗的具体安排。

这些少年在他们原来的家族或城市中都是被称为天才的天之骄子,然后如今在这里晒了大半天的太阳却无一人敢发出任何怨言。

剑宗,就这一个名字,就值得为它付出所有,因为它会让你收获更多。

在这群少年前面约五十米远处由四根高大的木柱支撑起了一座高台,台高二十米,占地两百平,上置一桌案,却空无一人。

就在众少年等待的焦躁难安之时,终于在那通往山dǐng的道路上走下来了一个穿着剑宗服饰,背上背着两把长剑,虬髯遮面长相粗豪二十三四岁的汉子

赋定乾坤  第四十二话 孤独的少年

那汉子走到台前,一纵身,竟然就那么上了高台,在那桌案后站定。

众少年看着那汉子心中都充满了羡慕的表情,那可是二十米高的高台,竟然一个纵身就上去了,这修为,肯定低不到哪里去,至少不是他们现在能比得了的。

风劲遒看着那汉子,隐隐觉得有diǎn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汉子先是拿那大眼扫了一下台下,待看到风劲遒之时,眼中也是闪烁了一下,但也没説什么,接着,拿起了桌案上原本放着的名册看了一下,又朝风劲遒看了一眼,清了清嗓子,大声説道:“从今天开始,诸位师弟就是我剑宗弟子了,从此之后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是剑宗外门弟子的大师兄方豪,奉宗主之命前来迎接大家,由于此次剑宗招收弟子中间出了diǎn意外,所以,我要先清diǎn一下此次前来报到的弟子的数量,等下我会按照名册的顺序diǎn名,请听到自己名字的师弟答一声到。”

听了那汉子自称方豪,风劲遒才恍然,原来这方豪也是龙城之人,xiǎo时候风劲遒在龙城见过,只是方豪比风劲遒大了五六岁,住处又远,所以不算熟悉,没想到这方豪现在不但加入了剑宗还成为了剑宗外门弟子的大师兄,不知道莲儿现在是不是也在这剑门山上?

心中一边想着,眼前似乎出现了那眨巴着狡黠大眼睛的漂亮女孩的身影,正在前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

众少年看着方豪,都屏住呼吸,心中略显紧张,就连头dǐng上的太阳在这时候似乎都失去了它应有的威力。

然而还没等方豪开始diǎn名,那通往山dǐng的道路上又飞快的跑下了三个穿着剑宗服饰的弟子,领头一人长得尖嘴猴腮,边跑边喊道:“方师兄,快下来,宗主让你现在马上到羽灵阁去一下,有急事相召,这里暂时有我来主持。”一边喊着一边和另外两人也纵身跃上了那高台。

方豪看了看那尖嘴猴腮之人,眉头微微一皱,问道:“凌新斋师弟,你可知道宗主召我有何事吗?”

凌新斋摇了摇头説道:“宗主没説具体事务,我也不知道,你现在还是赶紧去吧,这边的这些菜鸟,我来招呼就可以了。”

方豪闻言也没再説什么,把名册交给了凌新斋,然后又对着台下众新弟子抱了抱拳,就跃下高台,飞奔着上山去了。

凌新斋接过名册,首先低头寻找到从龙城招来的弟子名单,只见那里只有区区的二十人,眼睛撒过,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低声道:“还好没有。”

“凌师兄,你看这里,这个名字,可不是……”跟着凌新斋一起来的那两个弟子中的一个突然伸手指着名册上的一处説道。

那两个弟子一个名叫王可乐,一个名叫李步喜,只是剑宗外门的普通弟子,平时跟着凌新斋专门拍马溜须,以期能从凌新斋处得到一些指diǎn或修炼资源,此时説话的正是王可乐。

凌新斋顺着王可乐所指看去,只见那里正写着望江城三个大字,在那三个字的下面只有孤零零的一个名字以及一些简单的介绍。

风劲遒,十八岁,武者,肉身境七十五级,赋漩碎,精神力可修炼,精于近身短打,武器石尺,考核人:三护法刘一峰。

“嗯?!”凌新斋看了一愣,接着嗤笑一声,説道:“名字倒是一样,但应该不是那人,因为这人是来自望江城而不是龙城。真是奇怪,赋漩碎,这么一个赋漩碎的废物竟然也能进入剑宗?莫非这人背后有什么非常的背景,或者是给了三护法什么好处,才让他把这么一个废人招了进来。”

李步喜却是谄笑着説道:“不管他有多大的背景,不过既然来了剑宗,至少在前面这几个月里都得受到凌师兄的管束,如果他识趣的话也就罢了,如果他敢不识趣,到时候我们定要让他好好享受享受身为剑宗新弟子的滋味。不过这望江城不是听説已经……”

凌新斋听了以后却是笑道:“或许这xiǎo子只是好运做了漏之鱼。何必等到以后再让他享受,不如就趁现在借着这xiǎo子也好好教教这群菜鸟,让他们知道以后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和孝敬我们这些‘老人’。”

王可乐和李步喜听了都是一伸大拇指,説道:“高,还是凌师兄高,不管这xiǎo子是不是和那个人重名,今天我们就先让他丢人现眼一回,让他以后在宗里都抬不起头来,怪只怪,他爹妈给他起错了名字。”

凌新斋听了眼睛一抬,説道:“那当然,莲师妹只能是我的,别人休想从我手里抢走,不然,哼哼哼哼……”

王可乐和李步喜听了一低头,只是那眼中却闪起了几丝不屑的目光,分明是説就你这样的,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只是当他们再抬起头来,那眼中的目光已经又变成了刚才的崇敬仰慕,那般变化,看的台下的众少年都是一愣一愣的。

凌新斋説着,来到了高台前部,xiǎo眼一扫下方的众少年,也看到了风劲遒,眼中的不屑更是浓郁了几分,显然是风劲遒的那身装扮让他更看轻了几分。

他抖了抖手中的名册,脸上带着笑,説道:“诸位师弟,如果照着名册一一diǎn名,浪费我的唇舌不説也浪费你们的时间,让你们在大太阳下多暴晒一会我也于心不忍,不若我diǎn到一个城市你们报上你们现时的人数,如果和名册中相符即可,这样大家都省事。你们看如何?”

下面的众少年听了纷纷高声表示赞同,风劲遒却仍然是先前的模样,对凌新斋的提议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兴趣。

凌新斋看了心中更是冷笑一声,脸上却仍然带着笑按着名册上的顺序diǎn起各城市的名字来,果然,他上面喊出一个名字,下面众人立刻七嘴八舌的报上自己所在城市的人数,喊到望江城时,风劲遒也大声喊了一个“一”字。

俗话説,“阎王好见,xiǎo鬼难缠”,风劲遒虽然打从看到这凌新斋第一眼心中就一阵不爽,但也不想刚来第一天就和这种“xiǎo鬼”一般见识。

大家报上的数字和名册上的数字并没有差别,diǎn名算是顺利通过,凌新斋接着笑呵呵的对着台下説道:“为了让诸位新来的师弟们切实的认识一下剑宗,我随机挑选几位新来的师弟登台和我身后的这两位同门切磋一下,不管你们使用什么方式,只要能登台后接过这两位同门的十招而不落台就算过关,只要你们中有一人过了关即刻安排你们前往自己的住宿处休息,如果全都过不了关,就继续站在下面晒太阳,直到晚上为止。”

説着,伸手一指风劲遒道:“这位师弟,就你吧,这第一仗,希望你能帮台下新来的师弟们挣个脸面。”

“好。”其他的少年听了凌新斋的话,顿时一起起哄起来。

风劲遒抬头看了一眼凌新斋那笑眯眯的臭脸,恨不得一拳在上面打出个洞来,妈拉个巴辣,xiǎo爷这是躺着也要中枪的节奏啊,二十米的高台,自己能不能上去都是个问题,更别説还要接那两个一看就是圣境修为的弟子的十招了。

但风劲遒虽然心里嘀咕,表面却没有一diǎn显现出来,就那么走出自己所在的场地,冲着台上一抱拳,向着高台所在的方向冲去。

临汾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临汾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临汾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临汾治疗阴道炎方法
临汾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