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七十四章 亡蟾的联军

发布时间:2019-09-25 20:27:58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七十四章 亡蟾的联军

撕扯内脏的极致痛苦如闪电般窜进每一条神经,亚琴颤抖着蜷缩起身子,双腿僵直。

让列萨托斯满意的是,她没哭出来,让他不满意的是,她居然马上抄起六棱锤,一下一下地砸烂史拉蟾卵。每苦大仇深挥一次手臂,侧腹的伤口就像水泵往外喷血,淡金色的血泼在地上,滋啦一声就干了。

“喂,理智点,会失血休克的。”

雅琴放下锤子,陷入半昏迷的迷蒙状态,翅膀虚弱地耷拉着,黯淡无光。

“恩?”列萨托斯回过头,他感知到三个生物靠近,听到翅膀的煽动声。山坳后飞出三个家伙,一看就是和亚琴一样的元素使徒,一身金灿灿铠甲满是裂纹,脑袋上一根毛发也没有,皮肤也是淡金色,双眼看不见瞳孔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七十四章 亡蟾的联军

,射出纯白色的光。右手持日轮战斧,身后还跟着两个元素使徒,但明显没有光头强大。

“恶徒!从她身边离开!”光头爆呵一声,宽大羽翼抖动,冲了过来。

列萨托斯皱眉,他就知道会这样。这也难怪,他站在奄奄一息的亚琴身边,手上还有血,要是把地上的史拉蟾卵想象成内脏,那他就是开膛狂魔了。

他不喜欢被误会,更不喜欢没脑子的家伙。手指刚一动,法术还没出来,就被另一只坚定的手握住。

亚琴虚弱地张开眼睛,“别……我来解释。”

金龙将亚琴扶起来,而后者倔强地站在前面。这一幕被光头看见,更加怒不可遏:“懦夫!竟然挟持重伤者,你这该下地狱的胆小鬼!”

能忍受不代表乐意忍受,列萨托斯冷笑两声,决定给他一个教训。亚琴转头,恳切哀求:“他们也有伤,不要冲突。”

哼了一声,列萨托斯传送到火山另一侧,让他们自己解决。他深深呼吸,灼热的空气反而点燃胸膛里的烦躁。他的时间并不宽裕,萨拉弗还有四个野心勃勃的参赛者以及诡秘莫测的外来者要应付,提雅刚刚有些起色,凯伊也走上正轨,来自高层的斗争余波会轻易毁掉这些努力。

按照金龙的脾气,顺手救了路人,就该拍屁股走,没必要再回去和他们呢磨磨唧唧讲道理。但是不行,混沌海情况还没问到。有时他真羡慕头脑简单的家伙们,用不着思考每一个动作会造成什么影响,一路碾过去就行了,拳头大就是道理。列萨托斯甩甩头,把典型的恶魔思维赶出去。

山坳里飞出一个元素使徒,是关头的跟班之一,左半身受伤,飞得踉跄。“先生,柯罗驻风使请你回去。”他的脸上带着谢意。

他回去的时候,另一个跟班正给亚琴释放治疗术,而被叫做“柯罗驻风使”光头元素使徒持斧看着列萨托斯。“止步,我要做个侦测。”

列萨托斯眉头一挑,亚琴刚要反驳,被柯罗一瞪,“你才刚认识他。”

金龙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

看到强烈的善良灵光后,柯罗的脸色缓和很多。“请报上你的名字。”

列萨托斯讥讽回应:“提问者应该先说吧。”

听了这话,柯罗昂声道:“我名为柯罗,是领导元素使徒的涉外驻风使,这是亚琴,还有兰斯和巴彻勒。”

“列萨托斯,位面旅者兼行脚商。”

柯罗看上去对这个敷衍的说法不太满意,但还是道谢说:“感谢救助了亚琴,逐风家族不会忘记。我们要离开这里了,要同行吗?”他的表情分明在说:不要同行。

列萨托斯抬头看看天色,暗沉的苍穹露出暖白一角。“虽然你委婉表示分开,但恐怕还是要一起走,蒸汽云来了。”

柯罗脸色一变,嗅了嗅风,让手下三人立刻上路。他们选定一个地势较低的方向,快速离开。

没多久,一大片浓稠的雾气从天空缓缓降落,笼罩大半个火山,而且还在扩散。蒸汽云是火元素位面的灾害天候,高温的蒸汽与有毒颗粒的混合物,通常漂浮于烟岚弥漫的高空,飞行生物撞进去就死。偶尔会降落到地面,旅行者或者本土亚种不知不觉就陷入蒸汽云里,被毒死或者烫死。只有熟悉环境的巨灵才可以提前查知。

这导致柯罗一路上眼神不离列萨托斯要害,他大概怀疑行商是个火巨灵,而火巨灵绝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亚琴不能飞行,而另两个家伙也有伤飞不远,只好步行。

“我们去哪?”亚琴体力有所恢复,好奇地问。

柯罗说:“先找到河,顺着河走,也许可以碰到定居的部落,然后打听界域漩涡或者黄铜之城的位置,就能离开火元素位面。”

“河?火元素界也有河?”亚琴瞪大眼睛。

列萨托斯说:“熔岩河,火元素界的生命不需要水,但是要从熔岩里打捞分解金属,锻造武器,所以流速缓慢的地区或者岩浆湖边,都有住民。”

亚琴听得很兴奋,接着问:“那是不是还有海?”

“有,所有的岩浆汇入永燃海,那是无尽火焰组成的海洋,无边无际。你第一次来这里?”

“是啊。”亚琴点头,“我诞生于风元素界,只去过混沌海和极乐境,哦对了,有一次到水元素界觐见暴雪王子本哈达,我远远看了一眼,他可真英俊,难怪星之王庭的莫维尔女王会和他缠绵不断……”

列萨托斯和亚琴说说笑笑,兰斯和巴彻勒偶尔也插一嘴,只有柯罗专心找路并且警戒。

本质上来说,元素使徒是很健谈的天使,列萨托斯很快搞清楚了始末。

要说元素使徒这个种族,得从上界和下届的对立谈起。多元宇宙中善良邪恶两股原力,与秩序混乱各衍生出三只对立的种族。

高贵优雅的亚空天族对应冷酷森严的巴特祖魔鬼(秩序善良—秩序邪恶)

宁静平和的盖丁天族对应贪婪狡诈的尤格罗斯魔(中立善良—中立邪恶)

奔放不羁的爱剌天族对应狂暴凶残的塔那厘恶魔(混乱善良—混乱邪恶)

三大天族拥有各自的外层位面和领袖,七重天堂山每层的亚空领主,组成天界七烈会,与邪恶力量战斗在第一线。极乐境的盖丁没有强制性的统一组织,但他们自愿追随以狮首神使塔利希德为主的盖丁六爵。而奔放之野的爱剌天族则崇敬星之王庭莫维尔女王。

天族拥有族系与位阶,阵营都是天生的。

而在三大天族之外,还有一些善良阵营的生物,不入天族的谱系,也没有统一的位面和领导者,秩序善良到混乱善良都有,习俗与观念差别极大。这些零散的善良生物被统称为天使。

天使各族横向联系很薄弱,各行其是。但也拥有统一的位阶,被称作“天籁三重阶”。第三重是各种各样的使徒,翅膀为一对,比如元素使徒、异界使徒、光暗使徒等等,数量庞大,诞生于各个位面。

第二重被叫做神侍,比如星界神侍,服务于各个神祇,翅膀为两对

而第一重只有一种——炽天神使,极为强大的六翼天使,足可以和深渊暴*前的恶魔领主们媲美,在宇宙中数量稀少。

再说回元素使徒,亚琴告诉列萨托斯,她来自与风元素位面的一个家族,由数百元素使徒组成。元素使徒诞生于内层位面,之间没有血亲关系,但是不妨碍抱团抗击邪恶生物。亚琴长年巡游,发现外来的邪魔就打回去,偶尔救助旅行者或者本土生命。元素使徒对善恶立场不像天族那么激烈,而元素位面内部战争更多是充当调停的中立方和使者,斡旋于交战的元素势力之间缔结停火协定,用自身的力量阻止交战行为足够长,使得交涉成为可能。

“你们怎么到混沌海的?”

亚琴脸色一黯,旁边的巴特勒接口说:“大约两年前,我们在某个空岛上救下一名吉斯泽雷人。他向我们求援,一座三千人的吉斯泽雷人城市被困在混沌海的元素风暴里了,经过商讨后,家族派出一只救援队,柯罗是首领。”

列萨托斯听了,觉得吉斯泽雷人还是挺聪明的。混沌海是无序的驳杂之地,遍布狂暴的能量,还有神出鬼没的强大不死生物,那样的元素风暴中,就算他去了也很难飞行。但是元素使徒免疫所有元素伤害,也不怕即死法术。

“听上去不是很难,后来呢?怎么就和史拉蟾打起来了。”

“协助搬迁进行了几个月,混沌海越发狂暴了,有一天我们突然遭到由五个史拉亡蟾组成的军队袭击,你也知道,这种极度混乱的生物只可能在史拉蟾领主要求下,才会协同行动。我们派出使者去和史拉蟾熵力领主谈判,但是……”

亚琴露出惊悸的眼神,“我们找到使者的时候,他已经疯了,没有外伤,某种可怕的混乱灌进了脑子,他嚎叫着:它出来了!来了!”

“是什么?”列萨托斯表情凝重。

“不知道,我们的法师进入使者的思维,想要搞清楚怎么回事,他说他看见某个强大的东西从混沌海深处飞来,然后……话没说完,法师也疯了。”亚琴打了个哆嗦。rs

银川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银川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银川牛皮癣
银川牛皮癣医院
银川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