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与狼较量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0:53

1

躺在床上,借着昏暗灯光看书。从小没养成好的读书习惯,每次看书都喜欢躺在床上,致使眼睛有点近视了,远些东西看不清楚。张凤祥不止一次笑着对我说:“哪里还像个打渔的,简直成了书生。”

别管他嘲笑也好,劝说也罢,一个人养成习惯很难改变,别管到哪里打渔,都带本书,有时间翻阅几页,肯定比打扑克有意思多了,即使我有了个绰号,一口一个“老秀才”。对这样外号,我很不高兴,总给人种老气横生,毫无生气样子。要知道,当时我还不满十八岁,能那么老呢?

挂在墙上的日历,已经撕到二月,眼看快到年跟前了,一年冬捕终于结束了,渔民必须抓紧过年前这段时间,把我们在东大泡子捕捞的几千斤鱼运回村子,好稳稳当当过年。为尽快把鱼运回去,捕鱼队在村里雇十几挂马爬犁,往返捕鱼点和村庄路上。由于运输路途遥远,一个往返需要三四天,担心运输途中遭遇不测,不仅马爬犁各有赶车的老板子,还各有押运人员,几乎所有捕鱼人都参与其中了,只留我和张凤祥看守网房子。

第一趟很顺利,三四天后所有人都回来了,唯有王永泉留在村里开会。押运中少了一个人,张凤祥只好也加入到押运队伍。当天把冻鱼装上爬犁,在网房子过了一夜。第二天起早,我目送马爬犁队伍离开后,一个人回到孤零零的网房子。

方圆百十余里荒野上,见不到一缕炊烟,只有我独自守候在网房子里。白天还没觉得怎么样,可到了晚上,只有呼啸的狂风从网房子上空掠过,传来阵阵野兽嚎叫,心里难免有点胆颤颤,空落落。好在捕鱼队养的两只狗没有随着马爬犁队伍离开,多少能给我壮点胆。

都说狗仗人势,其实在这样空旷的野外,只是我一个人的时候,人也仗狗威呀!

爬犁队离开头一个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看书累了,把油灯吹灭,很快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晨起来,到外面从鱼囤里掏出几条鱼,用砍柴斧子把鱼跺开,扔给狗,才回来生火做饭,一天都很平静,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随着第二天黄昏到来,狼嗥声隐约从网房子东面寂静荒野里传过来,接着听见黑子和四眼扯着嗓子在屋外狂吠不已,一声接一声地互相威胁对方。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引起我的惊慌。

它们之间的互相威胁,在网房子附近经常发生,简直老生常谈,早已经习惯了。按照以往经验,等那些狼嗥叫累了,自然会偃旗息鼓,狗的狂吠声随着停下来,一切都回复了平静。可这个晚上,我估计错了。第一次响起的狼嗥声,仅仅是一只狼的领唱,随后传来狼群大合唱,四面响起了楚歌。

这才明白,可能狼群不会轻易离开了。原来有十几个人住在网房子,人多势众,当然不会把狼的嚎声当回事,而且它们也不敢前来冒犯。即使几天前,张凤祥还在网房子,有人仗胆,不觉得狼嚎声这样凄厉恐怖,听见阵阵鬼哭狼嚎,尤其独自一人躲在寒冬笼罩的网房子里,浑身阵阵发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把书往旁边一扔,随后一磆碌爬起来,刚准备从窗户朝外窥视一眼,看看狼群究竟在哪里?这时只觉得一阵冷风刮了进来,随后响起执拗一声,当时吓得我几乎失声叫起来。本能地感觉到有个东西钻进来,浑身汗毛立刻竖起来,直冒冷汗。下意识地回头一瞥,差点没使我气得背过气去。

在外面看家的黑子和四眼已经败下阵来,从外面把门扒开一条缝子,钻进屋子里躲了起来。见两只看家狗都吓得浑身不停颤抖,知道出现的狼少不了,否则不会把它俩吓成这副熊样。

本想带着两只看家狗到外面看看结果如何,然后再作打算。谁知,两个畜牲已经被吓破了胆子,进屋后直接钻进网房子的铺下,死活不肯出来。到了这种地步,只能算了。要是硬把它俩推出屋门,肯定会被狼群撕成碎片。我赶紧找根绳子把门拴好,随后用几张床板把玻璃窗挡上。看了看,还觉得不放心,干脆把吃饭桌子也搬到铺上,把整个窗户堵个严严实实,以免狼群从外面把玻璃窗撞开冲进来。

没有看家狗在外门站岗放哨,狼群变得肆无忌惮,嗥声越来越近,好像已经出现网房子附近。躲在桌子后,从窗缝向外一瞅,吓得我失声叫起来:老天啊!

黑夜雪地上,时隐时现闪着一盏盏小绿灯笼。不用说,那是一双双狼的眼睛!

绿灯笼不停地闪烁,鬼鬼祟祟向网房子靠近,刚怎么办呢?要是张凤祥在我身边,当然还得有杆猎枪,别说十几只狼,再多也能对付它们。况且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从没出过这样事情。怎么偏偏他前天刚离开网房子,第二天黄昏就出现了?莫非它们也害怕张凤祥,知道不在网房子?

任何时候,求生本能永远都是最大本能,别管人还是动物都是如此。面对渐渐逼近的危险,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平时根本不会想到的往事,而那些对付突然降临的危险,则会油然而生。记得小时候,那些夜里看青的人们,手里都拿一面铜锣,走几步敲几下,据说狼听见敲锣声绝不敢靠近看青人。我在网房子找了一圈,当然没有找到铜锣,但有个盛鱼的大铁盆,而且空着,赶紧拿过来,找根棍子咣咣地敲打起来。还别说,这招儿还挺管用。盆声一响,外面的狼嗥声戛然而止。

外面没有了动静,悄悄从窗户朝外看去,小绿灯笼也熄灭了。可盆声停下一会,狼嗥声再次响起来,随后鬼火似的绿灯笼也一盏盏点亮。原来那帮家伙并没有离开,只是躲藏在附近。既然它们害怕敲盆声,那就使劲地敲吧!反正这样可拍的晚上也不敢睡觉,坐在那里不停敲打着铁盆。

当当敲盆声在房子里回荡,传到外面吓唬狼群。两只躲藏起来的看家狗似乎也受到鼓舞,从床铺下钻出来,扬起脖子嗷嗷地叫了起来。看家狗毕竟不是猎狗啊,软欺硬怕,别看它们面对孬头,甚至水獭敢冲上前去。可面对狼群,早吓得夹起尾巴,拉拉尿了。

这样,人敲狗叫地折腾到后半夜,才停下累得又酸又麻双手,朝外仔细听了听。外面一片寂静,狼嗥声消失在静静旷野里,一个恐怖夜晚终于熬过去了。

2

天亮以后,围着网房子查看一番,并没发现狼群企图攻击网房子苗头,杂乱的狼脚印径直向房西头走去。沿着它们留下踪迹到跟前一看,才明白它们原来是一群小偷,把鱼囤啃出几个足有碗口大的窟窿。

鱼囤是用指头粗柳树杆编的,里面装了上万斤冻鱼,被它们偷走了不少,几个鱼囤分别下去一大块,足有一百多斤。只是屋里敲盆和狗吠声干扰了它们,没等天亮早早离开了。原来那帮家伙不是想打我和两只看家狗的主意,而是一群偷鱼贼呀!

发现这种情况,总算放心了。尽管如此,但我心里很清楚,对饥饿的狼群来说,别看它们在天亮前离开了,但绝不会轻易放过一次饱餐的机会。随着下一个黄昏到来,肯定会再次卷土重来。面对着丰盛的冻鱼盛宴,不仅狼群禁不起诱惑,所有动物都禁不起那样美食的诱惑,还会前来偷食。记得捕鱼时,和黑瞎子不止一次打过类似交道……

一年夏天,我和张凤祥在下卧牛河口布一块淌网。第二天划船到下网地方一看,拦在江汊子淌网已经被溜过了,乱七八糟堆放在岸边,上面一条鱼都没剩下。划船到跟前仔细看了看,岸边留下的脚印暴露了偷鱼贼的身份,原来是头熊瞎子所作所为,气得我问张凤祥:“熊瞎子怎么还会遛网呢?”

张凤祥说:“你别看它一副笨手笨脚样子,实际上可精呢,简直是个捕鱼能手。”

当时,我还不以为然,以为那头熊瞎子偶尔这样做。可类似的事情,不久再次出现,并且亲眼目睹了那个偷鱼贼,可我俩都不敢上前亲手把那个家伙逮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在那里吃饱喝足后,慢条斯理地离开。好像我们不是渔网的主人,而它才是这里主人一样。看见它那副样子,简直快把我俩气懵了。

那天早晨,我俩再次到卧牛河遛网,远远看见有头黑瞎子坐在沙滩上遛网。远远地看见它拽过一条,随后从网上把鱼抓下来,几口把鱼吃掉,接着再往前遛。看见那个大家伙在遛我们渔网,可不敢靠近把它赶走,只好一边用棒子敲打船帮,一边大喊大叫。可那个家伙好像没听见一样,毫不理睬我们,直到把渔网遛差不多了,才慢慢站起身来,一步三晃地朝岸边的树林子走去……

如今到这里来的偷鱼贼,可不是只有一头熊瞎子,足足是一群狼啊!要是它们一旦把囤里的鱼弄出来,损失就大了,可能几百斤,甚至上千斤都挡不住它们祸害呀!现在,不仅是怎样保护好自己和黑子、四眼了,更得保护好囤里的鱼不被狼群糟蹋,可如今怎样才能把那些冻鱼保护住呢?要是张凤祥还在网房子,肯定有办法对付它们的。可现在他偏偏不在这里,而且只有我和两只看家狗。

怎么又想起他了?我和张凤祥在一起打渔,已经两年多了,每次都是他拿出主意,告诉我该怎么办。尽管几次和凶猛的黑瞎子打过交道,但从不是我一个人孤军奋战,每次都有张凤祥。可如今他不在身边,该怎么办才好呢?如今我已经很清楚了,狼群对我和黑子、四眼并不感兴趣,目光只是对准那些装在柳条囤里冻鱼,一心想从那里抢走食物,填饱饥饿的肠胃。但那是我们十几个渔民半冬劳动成果,哪能让饥饿的狼群得到呢?

狼是一种聪明的动物,昨天它们前来袭击时,并没有直接向两只看家狗发动袭击,而是在远处不停地嚎叫,以把两只碍事的看见狗赶走,别妨碍它们偷鱼。不过狼群毕竟只是一群野兽,狡猾多疑才是它们固有习性。否则为什么渔民们都留在网房子时,它们一次不敢靠近跟前,而如今才会肆无忌惮来到网房子附近,并且啃坏了柳条鱼囤呢?一定是它们发现渔民们已经离开了这里,才会无所顾忌,何不妨将计就计,摆下空城计呢?

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不冒点风险,那些狼肯定不会离开这里。尽管听见突然响起的铁盆声,能把狼群暂时镇住,吓跑。但那只是侥倖取得第一次较量的胜利,面对这样一群狡猾的对手,继续故技重演,很快就会被它们识破,知道敲铁盆只是虚张声势,不会再次放在眼里。它们之所以敢于欺负我和两只看家狗,还是知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才敢为所欲为。可仔细回想好一会儿,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对付它们。我一眼看见摆放在火炉旁的几双棉鞋,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放在火炉旁的那些棉鞋,是那些其他渔民留下的。他们在冰湖上打一天鱼,棉鞋被雪和溅起来的湖水打湿了,每人至少准备两双,以替换穿。而狼的嗅觉很灵敏,何不把他们的臭鞋摆在屋外呢?要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味儿,而它们在远处就能嗅到这里生活着很多人,轻易不敢靠近。当然,只有几双鞋也不行,还得让它们知道网房子里不止只有我一个人,必须做出好多人在网房子里出入样子。想好主意,决定设置障眼法,以假乱真,既然狼群窥探到那些很多人离开,但还有一些人留在这里。

这件事情当然不能独自一人行动,还得有几个帮手。不用说,在这个荒野上的帮手只有两条看家狗了。一会儿,我和黑子、四眼在门外往回抱劈柴。一会儿到外面走几圈,而每次都换上别人放在网房子里的破羊皮袄,只要随便换上一件,就成了“别人”了。至于长相如何,当然不很重要,就像人看狼一样,几乎它们都是一副嘴脸,而那些狼肯定也无法辨出那些渔民究竟有多什么区别,不过都是长着两条腿,会直立走路的人,只是他们身上气味有所不同而已。想到这儿,我更加兴奋了,不停地换着外衣,在网房子前出出进进,不断更换,这样的疑兵之计,肯定不会被狼群识破。

这样所做的一切,当然还是务虚,还并且有点实的。也只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才会万无一失,真可谓假作真时,真亦假!

网房子的四周,铺满了厚厚积雪,一直没到膝盖。在那里厚厚积雪里,隔几步远插下根木杆子,上面挂了一个像猎人布下套子样的草绳子。这样办法当然不是我想出来的,几乎村里家家猪栏四周,都布下套子样的草绳和破盆子,防止狼来偷猪。现在何不也学他们样子,吓唬狼群呢?

尽管那些草套子不堪一击,可多疑的狼群不明白是什么“武器”,能让它们暂时望而却步。这样做当然只是务虚,一旦狼群明白草绳套子只是吓唬人,很快会识破我的计谋。要知道敲盆子和草绳套子都是虚的,吓唬狼群。而吓唬狼群的计谋,很快会被它们发现,这样必须动点真章。

真章是什么呢?网房子曾有过两杆猎枪,可都被运输队带走了。况且即使有杆猎枪,我的手法也打不死一头,和烧火棍差不多少。此外还有两只狗。可它们只会汪汪乱喊乱叫看家狗,面对一直狼还能对付,要是面对一群狼,早吓破了胆子,祈求主人保护它们了。不但不能帮忙,反而到处添乱。

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一时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突然,我想起前些日子有拉网抓水獭的事情。那时才明白,渔网不仅可以捕鱼,还能抓水獭,何不让狼也尝一下被渔网套住滋味呢?要知道,那些拉网不仅只能捕到鱼。只要把它利用好了,什么动物都可以捕获。

记得我们下网时,经常能网到野鸭子,还有水鸡,甚至连水老鸹都逮住过。那些水鸟当然不是自投罗网,而是网上有鱼,成了诱饵,才使得它们不惜危险,前去偷鱼吃,结果被网缠住了,淹死在水里,成了我们的一顿美餐。此外,我在网房子里还准备好根一米半左右,酒盅粗的柞木棍子。

共 842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与狼较量,醒目的标题。狼的凶狠和残暴一直是人类有目共睹的。作者以另类的视角,展开对狼性的追索。爬犁队离开,狼群到来。这里将狼族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存的艰苦描摹出来,不是万不得已,狼是不会靠近人类居住地的。接下来的对峙,将狼的狡诈和人类的智慧同时表现,两相对比,智者胜。放过了一条狼,等于挽救了自己和辛苦捕来的鱼。篇章对狼身上的特性进行了深刻的挖掘,褒扬了其团队精神。团结,才是无敌的。推荐赏阅!【编辑:紫玉清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0122】

2 楼 文友: 2015-10-11 10: 6:10 宛如一场亲临现场的生存危机。岌岌可危的网房子、两只蜷缩成一团的看家狗、一个面目紧张的年轻人,被一群虎视眈眈的狼包围着。文章将与狼的较量逐层加深,人类与狼之间在危急关头所呈现的精神世界精彩纷呈。感谢渔夫赐稿系统短篇栏目,期待更多精彩!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血管严重堵塞怎么办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止咳先祛痰用哪种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