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冒牌魔王 第五百五十章 血脉之难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5:15

冒牌魔王 第五百五十章 血脉之难

第二天.绮萝从武子浩的房间走出來的一刻.还是被很多人发现了她的不同.无论是走路的姿势.还是脸上的光彩.抑或是看向武子浩的眼神.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坐在改装好的酒水吧里.黄雄豪很是肆无忌惮的怪笑着.就连德古也是不住发出古怪的笑声.毕竟这里很多人都是过來人.自是看得出其中的玄奥.倒是菊女一直以很是怨的眼神的看着武子浩.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倒是绮萝主动过去拉一旁说了半天的悄悄话.这才破涕为笑.

“老大.你看绮萝.这应该是把你给卖了.你这几天可要好好的补补身子了.不然沒到总部.你这肉身可就要被榨干了.”

黄雄豪很是随意的凑到武子浩身边.不停的灌着酒.倒是一改以往的称呼.这里面可是也有故事的.只是被人修理的事情太不光彩.用不着翻出來炫耀.

一旁的德古闷声道:“放你的屁.以武的实力.不要说两个了.就算是再來几个也完全沒问題.倒是你小子有点废呀.每一次出去找乐子.都比我先出來.我看要好好补补的该是你吧.”

黄雄豪脸上一红.一脚踹了过去.笑骂道:“你小子就装吧.也不知道上一次谁多给了钱.让人家姑娘使劲叫.你当我耳朵是聋的么.”

德古老脸一红.还未开口.一旁的白发就忍不住开口道:“你们两人.实力差劲得要死.连最差的初级统领都不是对手.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吹嘘.我只知道要不是我出手.你们两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有那时间不如好好修炼.省得每一次都要别人來搭救.简直就是窝囊废.”

白发这一骂.倒是让叫嚣的两人闷了下來.很是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毕竟在座的元老之中.就以他们两人实力最差.就连七枷社与克里斯也已经超越了他们.若非有那两件铠甲保护.根本就沒有能力踏上那场战争.

德古嘟囔道:“这也不能怪我们呀.狼人的血统本來就是这样.修炼起來根本不能跟你们比较.只能一步步的积累血脉之力.连功法都不能修炼.你让我们怎么快得起來.”

武子浩皱眉道:“说起來你们狼人也该是妖族的一支.应该是得到的传承并不完整.否则也不会这样的落魄.”

德古忙问道:“武.你现在的实力通天.不知道有沒有可能改变我们的现状呢.哪怕就是更换血脉也好呀.”

武子浩满头黑线.苦声道:“我虽然修为不错.可还远沒有能将人更换血脉的程度.不过我的下一个境界是融血境.不知道到了那个境界后是否有机会拥有那样的能力.”

黄雄豪兴冲冲的问道:“有机会就是好事呀.那你什么时候能到融血境呀.”

武子浩叹声道:“不知道.我分身的修行也很是零散.你们也知道这肉身根本不是这里的.也不是十方界的.而是虚无缥缈的蛮荒界.根本沒有系统性的记忆.每一步都要自己慢慢摸索.其中难度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这更换血脉的方法倒也不是沒有.”一旁的绮萝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來.轻笑道:“我倒是听闻修炼界中曾经有一名魔道修炼奇才.创出一门诡异的功法.吞噬了一头万年血蛟.竟夺了他的血脉.化身为血蛟.纵横一方.不知道多少宗门毁于他的手中.后來被大藏宗的迦叶大师镇压封印.想來这一套功法也该落入大藏宗的手中才是.”

“大藏宗.这可是一级宗门中的超级宗门呀.”白发皱眉道:“你说的事情我也有所听闻.还是当年黑云山主处听來的.不过结局并不一样.那名奇才虽然被镇压.可却以大神通手段分离出一道神魂.并将毕生修行功法镌刻在其洞府之中.”

绮萝摇头道:“你说的我也知道.不过那洞府不知道换过多少主人.却始终沒人找到功法.除了灵力充沛之外再无一点长处.不过那地方自从五百年前盘踞那处的大力妖象族被人一夜灭门后.已经成了死绝之地.甚至传闻当然有一妖帝进入.也再也沒有出來过.”

武子浩眼神一亮.凶恶之地毕竟有大运道.如此说來恐怕那地方真的有可能有那个不知名奇才的修炼功法.

眼下自己这里的势力也已经足够的强大.以分身的势力若是遇到妖帝级别的.或许也有一战的能力.何况体内还镇压封印了个高级统领.要是能将之奴役.那可是得到一名强大的助力.就算是龙潭虎穴也有能力闯一闯.

默默点头.轻声道:“如此倒是吸引人.等将这里安排好就过去看看.要是真的能力得到这一奇特的功法.那可是大造化了.”

“我也去.我也要去.”黄雄豪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很是认真的说道:“要是真有这功法存在.我一定要得到.老大.你可一定要带我过去.”

武子浩眨巴两下眼.这才小声道:“你小子这么着急.该不会是真的还想跟那个西门水云和好吧

冒牌魔王  第五百五十章 血脉之难

.你看她的手段.根本不是你能驾驭的.何况她心不在你这里.”

黄雄豪泛着苦涩的一笑道:“那是我的缘分.哪怕就是孽缘.我也要得到.你不知道的.那些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有时候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被下了印咒.不然怎么对她一直难以死心.所以我想要变强.以最快的速度.每一次想到她现在可能受到吉白家的委屈.我心中便有万般痛苦.子浩.你可要帮我呀.”

武子浩无声一叹.心中暗忖果然是情关难过.以黄雄豪这个浪荡子竟然也被套入其中.果然沒一个能斩断情丝.同时如何也想不到这西门水云竟然有这样大的魅力.不过以当日的情况來看.恐怕她与黄雄豪的关系极可能传入吉白家的耳中.以这样大的侮辱.她的日子还真的未必好过.

重重的一叹.摇头道:“你小子就不要多想了.我就剩下你这么个兄弟了.自然是不会让你就这么弱的.你既然这么说了.那到时候就跟我一起去好了.”

黄雄豪轻松的吐了口气.一口灌下手中大杯酒.继续进入发呆的状态.只是眼神中多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与往日的纨绔有天差地壤的差别.

包头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鸡西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苏州治疗性病方法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电话多少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