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逝寰传说 第七章 囚犯大队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1:55

逝寰传说 第七章 囚犯大队

咣!

街边被风吹翻的木桶将仟辰从睡梦中惊醒,“父亲?”是仟辰的第一个反应,急忙抬头四处张望

逝寰传说  第七章 囚犯大队

,街上却是空无一人,每家每户都门窗紧闭着,显然不是能敲开那种,在自己睡觉这段时期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吗?

也许是昨夜的奔走太累了吧,待到现在已是日渐偏西。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仟辰这时才想起自己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了。

顺着大街慢慢走着,仟辰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世界所抛弃的孩子,没有任何依靠,拥有的只有孤独和寂寞。

一路行来,远方一道城墙的轮廓出现在仟辰的眼前。有城墙就一定会有城门,城门边一定有人在,有人应该就能帮助自己。急忙向着城墙的方向跑过去,仟辰猜的不错,城墙边的确有很多人,但却是大量身披铠甲的士兵以及各种礌石圆木。

“这...怎么会这样,难道要打仗了吗?”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昨天进城还一片祥和的埃勒城,怎么一下子便如此风声鹤唳。回想这一路上,城中街道所发生的各种变化,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心底蔓延而出。

吓得转身就跑,对于战争仟辰当然还是能躲就躲,被卷入战争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远离战争没错,可仟辰却犯了完全和昨晚相同的错误,也许是天性的懦弱和怕事吧,但现实就是这样,你越是怕麻烦,麻烦就越是会找上你,仟辰也不例外。

“什么人,站住!”

被这一吓,仟辰更是加快了逃跑的速度,昨夜的遭遇以及当时士兵们的对话再次浮现在脑中,“不能被士兵抓到,被抓到就是死路一条啊。”这就是仟辰现在的概念。

错误犯一次,能说成是一时大意,但同样的错误犯两次,只能用傻帽来形容了。

幸运不会降临在同一个人身上两次,而且两次都是同样的情况。况且这次仟辰遇到的可不是那些普通的巡逻士兵,而是身骑高头大马的骑兵。再加上太阳还没有落山,在没有夜幕掩护下,逃跑注定是要失败的。

一个小孩子哪能跑得过战马,一把揪住后颈衣领提了起来,被当场逮住的仟辰,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那只抓着自己后领,布满沧桑但却很有力的大手。

“小子!给我老实点,再动老子一刀把你砍了!”提着仟辰的是一位身穿军官服饰的大胡子,大概是有东西在手里乱动着实令人心烦,大胡子大声呵斥了一句。

仟辰还真的就安静了。

被吓哭了...

紧闭着眼睛和嘴巴,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大颗大颗的泪滴从那紧闭的双眼中涌出来。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儿了吗?父亲,对不起,没听您的叮嘱;莉莎,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还有月怜...”想着死亡的可怕,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还好在那句呵斥之后,便没了下文。

慢慢睁开眼睛,在自己胡思乱想这段时间,自己已经被带到一栋大房子之前。这是间很漂亮的大院,如果不看门口的牌子,定会让人以为这里是哪位贵族的府邸。但仟辰并不是不识字,村子也开办有学堂,亚非力大陆通用语文字仟辰还是看得懂的。

飞云骑士团办事署,牌子上赫然写着这么几个大字。“这是什么地方?”但作为人家案板上的肉,被人带去哪儿仟辰自然是毫无发言权。

“大队长,您回来啦。军团长大人已经等您多时了,咦?您手里的这小鬼...”见到自己队长回来了,守卫的士兵急忙迎上来报告。

“嗯,我马上就过去,把这小鬼带到牢房先关押着,他很有可能是兽族的奸细,在这时候不能有丝毫的差错,看牢了。”吩咐完之后,便将仟辰扔给了守卫,自己直奔内院而去。

顺着旋转的楼梯带到地下,像扔垃圾似的被扔进牢笼中,这一路折腾的确够呛,最后还被这一扔,仟辰感觉自己好像快散架了似的,全身都疼。

“嘿,小伙子,还能站起来吧,一般的小毛贼可不会被关进这里来呢。”一道苍老却不失沉稳的声音传入仟辰的耳朵,急忙抬起头,只见幽暗牢房的深处角落里,赫然坐着一位骨瘦如柴衣着破烂的老人。由于牢房中过于昏暗,仟辰无法看清楚他的相貌,但以仟辰认识老人家的经验,拥有如此声音必定是位睿智的老人。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慢慢靠到老人面前,尽管心里打颤,但还是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老爷爷,您好,我叫仟辰,我是被那个长着大胡子的军官抓进来的,可我什么坏事都没做,我只是...只是...”想为自己辩解,但仟辰也知道被关进这里之后还想辩解是毫无说服力的,世上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月怜一样。

“月怜,我今生还能在见到你吗?”这只能算是默默的思念了。

仟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在乎和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月怜,或许月怜给自己一种和颈上项链类似的亲切感觉,或者就像一般的小男生见到漂亮的小女生时差不多吧。

“呵呵,能让我们重骑兵大队的大队长亲自出马,你应该感到荣幸呢。仟辰是吧,但凡进到这里的人想要出去是很困难了,能出去的只有...”

“只有?只有什么?”仟辰急忙问道,到底怎么样才能从这里出去。

老人顿了顿,神秘的道:“大概只有尸体吧。”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绝望,现在仟辰的脑中所剩下的只有绝望。

“喂,老汉斯,别吓唬小朋友,尽管在这里都是重刑犯,也不至于只有尸体才能出去吧。小朋友,你别听这个老混蛋瞎扯,想从这里出去其实也很简单,只需攒够足够的军功就可以了。”

仟辰惊愕地转过头,在牢房的另一角竟然还坐着一个人,之前完全没发现到这个人的存在。一瞬的惊讶之后,仟辰立即意识到这人刚才的所说的话,连忙追问道:“真的吗?只要能攒够军功就能从这里出去了吗?”

“呵呵,理论上是可以,关键是你能杀敌领战功吗?让你这么小的孩子上战场还真难为你呢。”说着,那人慢慢从阴暗处走了出来,这时仟辰也看清楚了来人样子。尽管也是全身衣服破烂,但那头金色的短发、健美的体格以及那帅气的脸庞,自然而然能让人联想到他曾是位贵族。

“自我介绍一下,艾里克,艾里克?布朗,你叫我艾里克就行了。至于这位,你可以叫他老汉斯,其实就是个老混蛋罢了。”优雅的举止,一举一动之间都体现出贵族的气质,仟辰很迷惑,贵族怎么也会被关进这里。

“不,艾里克叔叔,父亲说过,对待老人家要尊重,我还是叫汉斯爷爷吧。”

“呵呵,随你的便吧,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叔叔呢。”耸耸肩,艾里克无所谓道。

“艾里克,你也不用展示你那什么贵族气质了,你很久以前就不是贵族了,别在这恶心人。”面对艾里克的举动,老汉斯丝毫不给面子的反驳着。

“喂,老混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练练啊...”

“哼,就你这小兔崽子,老子能打你三个...”

“少给老子吹牛皮,糟老头而已,还...”

无视他们两的争吵,仟辰独自思索着自己的出路,战功?什么是战功呢?好像听父亲说过那些军队的将军就是立了很多战功才能成为将军的,难道是要自己上战场杀人吗?

想到这里,仟辰全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杀人?这可是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且自己也没这个能力啊,现在竟然要让自己上战场,这让自己上刑场有什么区别。

在事关自己小命的问题上,还是问清楚为好。

“请问...”打断了艾里克和老汉斯无聊的争吵,仟辰胆怯地问道,“除了上战场杀人,还有没有其他方法呢?”声音细小如蚊。

两人同时转过头望着仟辰,艾里克呵呵一笑,调侃着:“有,当然有,如果你不想杀人的话,等你上战场之后完全可以找个机会逃跑,混战的时候军官们可不会注意到你,但敌方很可能注意到你哦..”邪恶的笑着,看在仟辰眼里是那么的不怀好意。“就算你能跑出去,但战后统计时发现你逃跑了,你也将会予逃兵外加在逃重犯双重罪行论处,被这么下定义后,日子可不好过!同行们也会认为你是个懦夫的。当然嘛,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情有可原的。”

现在的仟辰可谓是悔不当初啊,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逃跑啊,不然也不会这么糊里糊涂的被关进这重刑牢房里,或许还会有转机呢?那位队长不是说了吗,自己可能是兽族的奸细,但并没有确定就是啊,若等他回来审问查明后,真相大白,自己不就能够出去了吗?

这么一想,仟辰的心情瞬时镇定了不少。小孩子就是把想法完全挂在脸上,老奸巨猾的老汉斯和艾里克哪能看不出仟辰现在的小心思,但他们也不想打击他的信心,事实才是最好的老师。

“好吧,仟辰是吧,既然我们在一个房里混了,当然要相互帮助嘛。你会不会武技?”

“武技?什么是武技啊?”

“靠!你不会连什么是武技都不知道啊,那还怎么指望你上战场,指望个屁啊!别上战场拖累我们,那可是要死人的!”当听到仟辰完全不知武技是什么东西,艾里克那伪装在优雅下的本性完全展示了出来,破口就骂。

“哈哈,本性露出来了吧,你还装?哼。仟辰,所谓武技就是于人搏斗的技巧,你不会真的一点武技都不会吧,你现在可是要在刀尖下求活了,就算我们教你,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一个门外汉上战场吧。”嘲笑玩艾里克之后,老汉斯还是耐心的询问着仟辰,此时的他才是真正展现出睿智的一面。

“哦,如果说格斗的技巧的话,我还是会一点的,我父亲是位很厉害的猎人,从小父亲便教授了我一些与野兽搏斗的技巧,嗯?我还会一点弓箭。”听完汉斯的解释,仟辰也明白了所谓武技,也就是自己日常练习的那些东西。

“哦,如果是这样还差不多。既然你有一些武技的底子,你就放心吧,有我们两的教导,别的不说,让你在战场上保命还是能做到的哦,哈哈...”老汉斯眉毛一挑,哈哈的笑了起来,可这笑声传到仟辰的这儿,咋就那么邪恶呢?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看病好不好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好吗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治什么好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是否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